中信建投竟然“预言”了陈羽凡吸毒?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1-29 22:01

中信建投竟然“预言”了陈羽凡吸毒?

2018-11-29 21:00来源:环球老虎财经

原标题:中信建投竟然“预言”了陈羽凡吸毒?

近日,陈羽凡吸毒的消息引爆社交平台。有意思的是,中信建投证券似乎曾于半年前预言了陈羽凡吸毒。2018年4月,陈羽凡经纪公司巨匠文化发布公开转让说明书,中信建投证券正是巨匠文化主办券商。在公开转让说明书中,中信建投证券意外地把“吸毒风险”放在了艺人行为过失风险的首要位置。

随着陈羽凡吸毒事件的发酵,涉及“羽泉”组合的演唱会,相关音乐收益权,甚至在东窗事发之后欲盖弥彰的羽泉经纪公司巨匠文化以及其资本运作路径,也被和盘托出。

2018年4月,陈羽凡经纪公司巨匠文化宣布拟登陆新三板,向股转系统递交公开转让说明书。其中,中信建投证券就是巨匠文化主办券商。

在巨匠文化公开转让说明书“可能影响公司持续经营的风险因素”一节中,中信建投证券特别“不自然”地提到了艺人行为过失风险。文中第一段显示“艺人工作具有高压力、高强度的特点,随着娱乐市场竞争强度不断加大,部分艺人依靠毒品等非法方式缓解压力”。

很明显,中信建投证券把“吸毒风险”放在了艺人行为过失风险的首要位置。果不其然,半年后陈羽凡便因“吸毒”出事了。

来源:巨匠文化公开转让说明书

同样为中信建投担任主办券商的乐华文化,2015年公开转让说明书中亦浓墨重彩地提到了艺人行为过失风险。乐华文化公开转让披露时期的主打艺人为韩庚、周笔畅和黄征。

艺人品行确实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公司业绩,但巨匠文化、乐华文化公开转让说明书中鲜明提及“吸毒”却并非三板经济公司挂牌披露的常规风险提示。

比如新三板业务最大的经纪公司“唐人影视”,同样是中信建投证券保荐,在2016年披露公开转让说明书时,并未提及“艺人行为过失风险”,包括光彩传媒亦未披露艺人行为相关风险提示。

有意思的是,唐人影视虽没有提示艺人行为规范,却在风险提示上提及“艺人合约风险”。有意思的是,包括近期深陷舆论漩涡的蒋劲夫,包括林更新,刘诗诗等艺人,均与唐人影视存在合约官司。而在2016年唐人影视发布新三板公转书的同时,蒋劲夫在公开媒体渠道历数唐人影视罪状。

保荐人不去做娱记简直可惜了!各位投资者在投资一家上市公司的时候,一定要非常关注风险警示;毕竟保荐的“春秋笔法”有时候是确有其事的。发现吸毒是保荐人的错,披露了风险投资者不看,就是投资者自己的锅了。

巨匠文化挂牌黄了?

事实上,中信建投证券之所以强调“吸毒”等艺人行为过失,主要还是很多娱乐公司主营业务依赖于艺人个人的演艺活动。一旦艺人本身因为道德问题,无法从事相关活动,对于拟挂牌公司来说便是灭顶之灾。

巨匠文化成立于2010年,本身由“羽泉工作室”发展而来。公开信息显示,巨匠文化大股东为北京就是巨匠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就是巨匠),其持有巨匠文化76.92%的股权。而“羽泉”组合持有北京就是巨匠绝大部分股权,其中,胡海泉持有北京就是巨匠55%的股权,陈涛(即陈羽凡)持有北京就是巨匠15%。也就是说,陈羽凡间接持有巨匠文化11.54%的股权。

来源:巨匠文化公开转让说明书

巨匠文化绝大部分收入源自“羽泉”组合,陈羽凡“吸毒”意味着该公司的挂牌计划大概率黄了。据悉,巨匠文化2016年、2017年营收分别为7855.80万元和7197.87万元,其中艺人经纪业务收入分别为7354.60万元和5279.31万元,占营收比例分别为93.62%和73.78%。

目前,巨匠文化签约艺人有“羽泉”组合、黄健翔、李响、郝云等。从营业成本占比看,对“羽泉”组合的依赖较大。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2016年度和2017年度,公司向旗下艺人胡海泉、陈羽凡合计采购金额,占公司当期营业成本的比例为80.82%和79.55%。

陈羽凡“吸毒”被抓后,“羽泉”组合的商业活动立马暂停了。今年是“羽泉”组合成立20周年,二人原定圣诞节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举办20周年演唱会。11月27日,该演唱会演出公司北京天韵东方公告称,接到巨匠文化通知,受艺人个人原因影响,演唱会被取消。

国内对艺人吸毒基本上是零容忍,预计陈羽凡未来很难再出席商业活动。而“羽泉”组合已经绑定了20年,因此巨匠文化未来营收或将受到重大影响。

艺人证券化风险

近年来,不少艺人流行自己开公司,把自身的演艺活动都交由自己的公司打理吗,然后再把公司卖给上市公司,或者直接登陆新三板。这些公司的价值,主要源自艺人的未来收入。这样的行为,可以视为艺人价值的证券化。

但是,艺人证券化的风险在于,一旦艺人本身因“吸毒”、“嫖娼”等因素影响无法开展商业活动,股东却需要为艺人的不良行为埋单。

这次,陈羽凡经纪公司巨匠文化仍是拟挂牌公司。若是该公司已经挂牌,新三板投资者势必会因陈羽凡“吸毒”而遭受严重损失。这次事件,也从侧面为那些依赖艺人个人商业活动的新三板挂牌公司敲响警钟。

有趣的是,“羽泉”组合不仅想通过挂牌新三板的方式,令自己未来收入证券化。他们还通过区块链交易平台,出售专辑的未来版税收入,即歌曲的未来收入证券化。

据悉,全球“音交所”曾首创歌曲新股发行。在该平台,音乐人可以通过出售歌曲未来收益权融资,投资者可以通过购买歌曲未来收益权,来享受未来版税收入和潜在的资本交易利得。

而“羽泉”组合,就是该音乐交易平台的首批用户。“羽泉”组合的专辑《最美》(荷兰DJ Shookremix版)就是“音交所”首批发行歌曲。该产品首发价格为1.1美元/股,共计发行10万股。11月28日晚间,“音交所”卖出占比高达66.13%。截至11月29日晚间,卖出占比仍达到了61.32%。

来源:“音交所”官方网站

娱乐公司新三板大逃亡

值得注意的是,“羽泉”组合筹划巨匠文化登陆新三板。而原本在新三板的娱乐公司,却纷纷上演“大逃亡”,从新三板摘牌。

据不完全统计,近两年已经有十多家新三板娱乐公司选择摘牌离场。比如杨幂持股的嘉行传媒;韩庚、周笔畅持股的乐华文化;葛优持股的盛天传媒;以及胡歌、刘诗诗、高圆圆持股的唐人影视。

原本,很多娱乐公司的条件无法登陆A股,希望通过新三板这个中转地完善财务和信息披露等公司治理能力,再试图通过“转板”等方式登陆A股。可后来,“转板”遥遥无期,而新三板市场的流动性却日渐枯竭。于是,这些娱乐公司纷纷开始“逃亡”。

不过,这些公司从新三板摘牌,并不是放弃把艺人未来收益变现,而是看不上新三板市场,希望找到流动性更强的资本市场,以便卖个好价钱。

2018年2月,乐华文化披露公告显示,公司正在接受招商证券的上市辅导,已经开始准备IPO相关工作。

2018年3月,唐人影视公告称,已向天津证监局提交了IPO辅导备案登记材料,正在接受中信建投证券的辅导。

而这些公司一旦登陆A股市场,无疑需要广大股民承担“艺人证券化”的风险。好消息是,目前A股市场对文化公司上市的监管比较严格。自2016年8月以来,A股没有一家文娱公司IPO成功。2018年3月,开心麻花就撤回了IPO申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