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公司逆势涨停!27.5亿的易主谈妥了,但新老板笑不出来……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3-05 22:58

  

  2月9日,在哀鸿遍野的行情图中,亿晶光电迎来久违的涨停板!

  怎么回事?原来,亿晶光电的控股权谈判终于有了结果——现任实际控制人荀建华与接盘方深圳勤诚达握手言和,同意下调对价继续推进一度中断的控股权交易。

  公司2月9日披露,根据双方签订的补充协议,一致同意本次交易标的股份(约2.35亿股)的转让总对价由29亿元调整为27.5亿元。其中第一期标的(8928.8万股,已完成过户)的转让款调整为14.25亿元;第二期标的(1.46亿股)的转让款调整为13.25亿元。

  

  兜兜转转,这个最终方案谈下来可不容易!然而,新老板笑不出来,因为账本上躺着18亿元浮亏呢。

  故事要追溯到一年前。2017年1月,亿晶光电披露,股东荀建华拟将其持有的8928.8万股股票(占总股本的7.59%)转让给勤诚达,总价15亿元,转让单价为16.80元/股,与公司停牌前股价(7.43元)相比,溢价幅度高达1.26倍。

  本次权益变动后,荀建华仍持有亿晶光电22.77%的股份,勤诚达以7.59%的持股比例成为第二大股东。另一细节是,在完成第一期股份转让后,荀建华又将另1.46亿股份质押给了勤诚达。

  一个二股东坐席,为何能有这么高的溢价?大股东其余股份为何质押给勤诚达?市场不解,交易所也发去问询函,重点关注股权转让作价依据、亿晶光电的控股权稳定及一揽子安排等问题。核心疑问可以归结为:“这么高的溢价,是不是冲着控股权去的呢?”

  起初,交易双方咬紧牙关,否认是一揽子计划。直到去年5月,在监管部门反复追问下,双方终于坦露实情。原来,早在协议签订时,双方就设置好了“两步走”的股权转让方案。第一期标的过户后,第二期标的(占总股本的12.41%)的转让款是14亿元,约定荀建华辞去亿晶光电董事长、总经理职务满6个月后的3个工作日内,勤诚达再支付转让款。

  事出必有因。一个现实的背景是,由于荀建华当时任亿晶光电的董事长、总经理,根据《公司法》规定,荀建华所持有的股份受每年转让不超过25%的限制,标的股份无法一次全部转让,双方同意标的股份按照约定分两期转让交割。所以,有了暗度陈仓之策。

  眼看着股价下跌,还被监管关注,勤诚达方面也一肚子苦水。勤诚达称,自己支付了远高于亿晶光电当时股票市值的价格购买控股权,在磋商之初就提出公告全部计划,以便于锁定。勤诚达还称,虽然多次协商全部披露的想法,但由于交易结构主要由卖方主导,卖方坚持分期披露。

  如此折腾之后,交易双方荀建华、勤诚达互相指责,勤诚达派驻人员也无法进驻上市公司,交易一度难以为继。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上市公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2017年6月末,荀建华、勤诚达才重新回到谈判桌前。这一等,又半年过去了!

  从遮遮掩掩到水落石出的过程中,亿晶光电股价承压,从交易停牌前的7.43元一路下跌,近期盘中最低跌到过3.61元。上市公司业绩也出现较大滑坡,预计2017年度净利润3500万元左右,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约90%。

  再看看入主方勤诚达,即便以9日的涨停价4.11元计,其两期受让股份的市值仅9.7亿元,与27.5亿元的投资成本比,浮亏近18亿元,浮亏比例高达65%!你说,新老板怎么能笑得出来?

  不管如何,双方还是没有撕破脸皮,对市场也是一个交代。据最新公告,在本次公告之日起10个工作日内,荀建华将协助勤诚达按原协议约定完成对公司总经理、常州亿晶财务副经理人事的调整。除上述调整外,双方将按照原协议的约定继续履行并实施本次交易。

  当然,这笔交易仍存变数:因公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期间,大股东不得减持股份,本次交易约定的第二期股权转让时间存在不确定性。

  听明白了吧,今天说的是一个有关诚信的故事。资本市场的诱惑无处不在,但诚信应是企业立身的基石。

  编辑:邱江

严正声明

上海证券报微信保留本文的所有权利,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编辑、重新发布。否则,将被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